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bsphd的博客

 
 
 

日志

 
 

【原创】我的考博历程 - 考博与博后交流版 -丁香园论坛  

2012-03-27 14:39: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我的考博历程 [精华]

哈尔滨四季行
——记我的考博历程
难忘啊,我的考博岁月……
三年前,在本科学习即将结束之时,我选择了考研。也不知为什么,好像那时考研似乎成了一种时尚。费了九牛九虎和累得几乎快要死掉的力量,我终于考上了研究生。成绩还蛮不错的哟。听着周围的同学和老师叫我状元,我这颗疲惫之极的心才算得到一点慰藉。入学那天,导师就有言在先,选择学医就选择清贫,选择儿科更选择奉献……我义无反顾。三年来,我奋斗着,奉献着。毕业在即,没想到研究生的工作还是如此难找。花钱找工作似乎成了一种习以为常的事和本该如此的事。无奈之举,我毅然放弃了找工作的机会,又踏上了漫漫考博路……
在网上铺天盖地的撒网,可是最后收获却很小。因为本人从初中到大学,甚至考研都是考的俄语,所以“北上”便成了我的主要目标。还别说,哈尔滨医科大学蛮不错的,而且报考条件(前一年的)对我也符合。我坚决PK了儿科,在浏览各科之后,我适合我科目都记了下来,于是考博的工程计划就这样展开了……
秋季——怀着憧憬找导师
2005年的暑假期间,我请了一周的假期,独自一人踏上了北去的列车。就要离开故乡去往他乡,也不知道此次去行的结果会是怎样?所以那时的心情莫名的无奈。随着行程越来越远,心里也好了一点点。我在哈尔滨有一个高中同学,他很帅,特聪明,现在哈工大读博士呢。幸好有他在那边帮了我很多忙,要不然独自一人,人生地不熟的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现在劫钱劫色的太多了。到了那,他已经在火车站等我了。好久不见,见到他真的很亲切。寒喧几句之后,我们便坐公汽去了他学校。吃饭时我向他说明了我的来意和计划,并希望他能够帮我。因为听说考博与考研还不一样,考博不光赁成绩。甚至有的说成绩不是主要的。考博必须事先联系导师。这话一点都不假,随着时间的推移,以我的亲身体会,这话的真实性确显无疑。他答应帮我了,并让我住在他的寝室里。他们学校的寝室环境条件比我们学校的好很多。简直就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他便陪我去找导师了。
第二天,我们先坐车来到了哈医大一院,把想要的导师逐一地找。可是有的“开会去了”,有的“出差了”。最后终于见到了一个呼吸科的教授(女,姓石)。我找了个空余的时间向她说明了来意,结果得到的是这样的一句话“明年我可能不带博士了”。“……”无奈,我悻悻地离开了一院。“没关系,一院不行还有二院。”朋友鼓励我说。于是我和朋友又辗转来到了哈医大二院。在门诊我又没有找到要找的导师。看看表,已近中午,我们在外面随便吃了一口,小憩了一会后,又向病房进军了。今天的天气特别热,以前我总以为哈尔滨不会很热,没想到这的夏天比沈阳热多了。起了一会便汗流浃背的。哈医大二的住院部可真大。要想把每个病房都走一趟不说需要一天的时间也差不多了。而且他们是每个科就是一个病房楼,其规模令我瞠目结舌,背后的东西更是令我目瞪口呆了。首先来到了消化病房,找到了那个教授(男,姓氏已忘),得到的答复大同小异。“明年不招学俄语的了”。最后我来到了风湿免疫科,找到了那位导师(男,姓赵)。他热情地接待了我,我简直有些意想不到。他详细地和我说了他的招生条件和人数,临走时,还给我留下了他的手机和小灵通号,并说“只要你的成绩够,我一定要你。”我的心里比喝了蜂蜜还甜。这样的导师真的很少见,不考他还能考谁呢?既然有了目标,剩下的就只有努力了。可是好不容易来这一回,朋友说明天带我走一走。想想此次出行也总算是没空跑一场,便欣然答应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带着照相机去了中央广场、松花江畔、步行街、还有索菲亚大教堂。真的好美啊!八月的松花江畔显得格外的迷人。中央广场的人们热闹非凡,步行街上人来人往,教堂前面外国朋友随时可见。一路上,我和朋友说笑着,谈论着,时不时还照相留念。就这样快乐的一天过去了。第三天我和朋友又去了植物园,没想到我在沈阳生活了近八年,第一次去的植物园居然是哈尔滨的植物园。里面很大,也很美。美丽的地方都留下了我的身影。这些照片在我的博客里都可以看到的哟。这里的俄罗斯人真多。年轻的俄罗斯大姑娘真是漂亮,保证让你见了心里面蠢蠢欲动。哎~!以后取得个俄罗斯妞当老婆,爽歪歪!之后我又在哈市呆了两天,买了几本医学书,参观了哈工大的本校部等。时间飞逝,六天很快过去了,我怀着依恋之情蹬上了回乡的列车,开始了我苦苦的学习之旅……
冬季——带着礼品送礼去
回校之后,我便有意不去临床实习了。因为我要抓紧时间看书啊。要知道考西医院校的博士可并非易事。外语自然不用说,光专业基础课就够我一呛的了。我的基础课是免疫学基础。因为我从来没有学过,所以看起来很是吃力。光教材我就买了4、5种,还不算练习册。为了考博,我投资了不少的钱,当时心里只是想着,只要能考上,花再多的钱我也认了。看书从第一遍的不知道自己看的是什么到第三遍知道自己看的是什么,最后再到第七遍的把该背的都背了,这其中的苦谁人会知?谁人会晓?!这种苦简直比考研时的苦还难吃。因为考研时的我还算年轻,三年后的我老了,体力也跟不上了,呵呵。有时实在看不明白的我就去中国医科大学本科生那里去听课,仿佛自己又回到了学生时代。每天都要坐公汽来回要将近两个小时,真是又苦又累。可是没有办法,能听到免费的课觉得格外的珍惜。每天去上自习,找教室,占座位,打游击。总是开门前就等在外面,熄灯了才离开。起早摊黑,披星戴月地学习,日复一日,天复一天,仿佛自己成了一个学习机器。寝室,教室,食堂三点一线,又成了我生活中的三站地。累了就出去走走,站在窗前,心想:“几个月后我能成为博士吗?”掂量掂量,心里惴惴的,没底,叹口气,回去接着用功。每有时实在闷得不行了,就放纵一下自己。回想起来,这半年的学习生活中,我也有过看电影,会网友。也曾老友聚,彻夜长聊;也曾为情苦,买醉嚎啕。等郁闷散去,惭愧心积攒起来,再回去读书。其实要是每天都能安安稳稳地看书、事事不管的学习,就是吃再多的苦我也认了。可是事情并不是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因为还有半年就毕业了,所以毕业论文的撰写是最占用宝贵时间的事了。考虑再三,决定等考完博之后再全面攻克它。反正我是临床型的研究生,对我们来说一个小小的导师经验总结就完全可以了。因为我的考博计划是在秘密进行的,没有跟任何人说,包括我的好朋友。所以,在科里我的所做所为不能露出半点马脚。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临床上我尽量把事情处理地圆满,以争取更多的时间来看书。值得庆幸的是,年底有一段时间我的导师出国了一个月,虽然在她走之前给我布置了很多要在她回来之前完成的事,但是我并没有予以理睬,对她的任务我只是敷衍了事,能够做到等她回来向她交差的时候不至于被她骂得体无完肤就可以了。我依然按照我自已的计划进行着,按照我自己的路线前进着。在学习期间,我还隔三差五地给那个导师打电话,因为他既然给我留了他的电话,如果不联系他岂不是浪费了这种资源。打电话不仅仅是让导师熟悉自己的过程,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就是趁机向导师套套题。因为考博如果不这么做的话,那就如同大海捞针一样。你想想,一科的复习材料少则2、3本,多则4、5本,再加上考题是本校老师自己出,如果不指点的话,要想在有限的时间里把这几本书都看完那是可能的事吗?即使你都看完了,能记住的又有多少?因此,导师的指点是多么重要!还好每次打电话的时候导师都能尽他所能的告诉我想要知道的东西。我也是按照他指点的方向前进。
随着时间的推移,看看将近年终岁尾,我不禁又盘算着去看看导师的问题。因为中国的几千年传统就是这样,一到年节晚辈都要给长辈送礼、拜年,更何况一个博导、教授。如果我不去的话,怕他想我连一点考他的诚意都没有。要是因为这一点而不让我念博的话,那我岂不是亏大了。更何况趁此机会详细打听一下考试的方向和细则,不是一举两得。因此,就在阴历二十七那天我再次踏上了北上的列车。因为快过年了,所以车上的人特别多,用连站着的地方都没来形容那是一点都不过分。寒冬腊月,外面天寒地冻,可是车里虽没有空调,却能达到25度,想想那会是什么样的场景。也好,这样热闹、暖和。有两个老太太居然一起上厕所抽烟。理由很简单“这地方不挤”。好不容易来到了哈尔滨,坐上公汽便去找导师了。他在门诊出诊,见过他问了好把礼品给了他。我说明了来意,他说你去病房找李某,她去年刚考过,我可以让她详细地告诉你。找到了那个人后,因为她也是导师的博士,所以她给我说得很详细。尽管和后来考的不完全吻合,但是这样已经很令我满意了。当天下午我便坐着列车回到了沈阳。好累啊,一天之内在沈哈之间一来回,也算是一个不小的记录了。不管怎么说,第二次出行还算是有收获。看看考试的日期一天天的逼近,我便又开始一如继往地努力着……
春季——满腔热血去考试
考试的日期终于到来了,我准备的还算可以吧。其实再让我学也学不下去了。因为已经到了一看书就恶心的程度了。如果再让我看,我简直就要疯了。考试的前一天凌晨三点,我第三次踏上了北上的列车。车上人不多,但是可能是睡的少再加上有点饿的原因吧,我第一次晕火车。喝了几口水都吐了,吐完之后才觉得舒服了很多。早上8点30分我到了哈尔滨。天阴暗昏黄,但却不冷。天黄的吓人,似乎预示着什么。在去学校取准考证的时候,天下起了沙尘暴。豆大的尘土打在羽绒服上“啪啪”作响。好坏的天气啊,头一次遇到。我找了一家小旅店,一天20元,但是环境特差,屋特小,墙壁都是用木板隔开的,隔音效果特差,根本就休息不好。本想下午睡一小会,可就是睡不着。我便去学校随便找了一个教室看书去了。在住院部周围的小旅店都是自家居民楼改造的。因为到这来看病住院的患者外市的占了不小的比例。所以很多人都找地方过夜,小旅店也就越来越多。但是有的好,有的不好。希望有我同样需要的朋友多看看啊,别因为一时的省点钱而进了一家黑店。看了一下午的书,傍晚吃过了饭,我便去把那家旅店退掉了,在这根本没法休息,去找一个条件好一点的。出来的时候,天突然下起了雪,我独自一人迎着凛冽的北风,顶着鹅毛大雪,再看着好友刚刚给我发过来的问候短信,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找寻着一个可以避风的角落。那种感觉是多么孤独、凄凉。好像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儿漫无目的地在山野间寂寞在奔跑。好久,总算找到一个暂住的地方,勉强住吧,条件不好也没办法。晚上本以为白天的疲劳可以让我忘记周围的一切安稳地睡一上觉以迎接第二天的考试,可是怎么也睡不着。是紧张吗?我不知道。我强迫自己睡,仍然无济于事。隔壁的房间有时传来电视声,然后是叫床声,之后又是电视声。就这样,辗转反侧,一夜未眠……
早晨起来我对天祈祷,如果真的有上帝的话,我希望他能够保佑我考的好一点。我喝了两袋咖啡,给一个迟钝的大脑再添一点兴奋剂。除此以外我再也没其它的办法了,只能硬挺了。考场上,我感觉我的大脑***了,不运转了,根本不知道我看的题目是什么。我强迫自己的大脑运转,就像给一个生锈的机器加上油迫使它再超负荷的工作一样,努力使自己的水平发挥到极限。但他们出的题真是太难了,就连我对我的强项俄语的信心都不足,就更不用提其他科目了。我也说不清到底是题难还是我的状态不好。我根本不知道考试的第一天是怎么过来的。第一天过后,心里轻松了许多,可是如果我今晚再睡不好的话,那我的脑袋简直就能炸掉了。为了能让我今晚睡好,我不得不在睡前围着学校的操场跑了一圈又一圈……这样疲惫之极的我才勉强地睡了5个小时,即使这样我都感觉很是幸福和甜美了。第二天,考的感觉比第一天强很多,但也有不会的题。当走出考场的那一瞬间才发现原来这里的天也是那么蓝,这里的空气也是那么新鲜。深吸一口气,原来世界是如此的美好。阳光和煦地照在我的脸上,暖洋洋的。前所未有过的轻松驱走了我身上所有的疲劳。我兴奋地算计着这两天怎么过。因为导师通知我两天后面试,我还要在这里呆两天,不过面试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坚持考完我报专业的只有两个人,我想我准上了,至少是个自费。虽然自费很贵,但也认了。考试前的那种紧张和压力在考试后突然消失的一干二净,这种极大的转变还真一时难以接受。一种无所事事的感觉油然而生。两天来,我参观了他们大学校园,逛逛街,上上网,实在想朋友了,便发短信聊一会。面试那天,只有两个人,我第一个。回答了几道专业题之后便是聊天了。大约用了20分钟就结束了。之后导师告诉我回去等笔试成绩就行了。我告别一导师,返回了“阔别已久”的故乡沈阳。刚出车站,我看见了我的好朋友已经出站口等我了,一种强烈的委屈感涌上了我的心头,泪水不禁夺眶而出。我抱着兄弟失声痛哭,有这样好的哥们这辈子够了。
夏季——心情失落找工作
考博已经告一段落,看看时间已是四月初了,还有两个月就毕业了,而我的毕业论文却还没有眉目。于是我便整天把精力放在论文的撰写中。当然写论文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因为我的导师对我的要求很严格,所以毕业论文的撰写也是历尽千辛万苦。就在我写论文准备毕业的过程中,我默默地等待着考博成绩出来。那时上网查分成了我每天必做的事。甚至有时一天上网好几次。随其他院校的考博成绩的公布,我的心情越来越急迫。直到五月中旬成绩仍然没有出来,电话也打不通。无奈我又一次北上到学校亲自去查看分数。当我看到自己的分数时,我有些吃惊。我不敢相信我的成绩这么差。我真服了。幸好在我考的一门难的科上达到了及格,然而在另一科论述的科目中居然只答了四十多分(我从进入大学那一天起,从来就没有一次考试的成绩低于65分,包括四、六级,研究生入学考试)。我问了招生负责人,他说有一科成绩不够,不能录取。即便是自费也不行。听了这句话之后,我的脑袋嗡的一声,双腿像灌满了铅一样。我去找那个导师,他说“只要研究生部同意招,那我肯定要你……如果我个人和研究生部交涉的话,可能有些不太好……”我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我已经知道无力回天了。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沈阳的。
那几天郁闷极了,莫名的无助与彷徨占据了我整个心头。每天用喝醉与包宿来麻醉自己。朋友见我都说“想开点……”其实对考博的黑幕我早有耳闻,只是对于从未失败过的我来说从心里不想接受,以为在我身上不会发生。直到有一天,我在网上的医学论坛里看到一个内部人士关于哈医大的评论时,我才不得不承认和接受了这个事实。回想整个考博的过程,诸多疑点浮现眼前:考试题的内部评阅,分数的单人知晓,导师的推搪与掩饰……。网上说哈医大每年考博的人中,有10个名额是给那些不用考都能念上公费的人准备的。其更多的内幕朋友们自己去想吧,我也不想多说。希望天下少一些我这样的受害者。知道了诸多事实,我也没有必要再如此折磨自己,要知道在考博的道路上摔得比我重的朋友还有很多啊。我得找工作了。等待考博成绩的期间,我错过了很多找工作的机会,要不是我本以为最次能念个自费博士,也不会弄得后来找工作找得如此费力。其实也怪自己有点一意孤行了。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对于那些高校毕业生来说还是正确的啊。虽然我错过了很多好的工作机会,但是后来在找工作的过程中,我遇到了很多热心的朋友,帮了我很多的忙。最后我在一个虽然条件不是很好,但也是个省级的单位找到了工作。六月末,我以优异的表现通过了论文答辩。即将闻校了,兄弟们儿都哭了,毕竟在这里呆了八年啊。人生又有几个八年呢。好兄弟,我们来日方常!
现如今,我参加工作已半年,离上次考博也整整一年了。回想起当时的那段日子,有幸福也有失落,有高兴也有愁畅,有欣慰也有彷徨。尽管那段日子很忙、很累,但是过得很充实,很坦然。现在想想,那段经历真的是一笔不小的财富。有人说考博就是一鼓作气,工作以后想再以同样的毅力和努力去做同一件事是很难的。而且现在的我已经老大不小了,也该找个归宿了。或许考博在我的生活中不会再有,但是我也不会后悔。因为我可以自豪地说曾经我拥有过。现在我把我的这段宝贵经历写出来,希望能与有我同样经历或感受的朋友共勉之。
(希望你们多提宝贵意见,我愿与你们交朋友!)
仔仔细细的看完你的考博路程,我都为你叫屈。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此“天”在中国就是你自己想办法创造的“天”。考博只是一个理想,你把赌注下在太狭窄的区域,然后现在还得出结论,以后“在我的生活中不会有”,我觉得你就是没学会回旋,给自己回旋的机会,以后再选好导师,再考一次不就容易得多吗?为了理想来做一件事情,你的心里会获得更好地感受。
曾经说过“打死也不考博士”。但是现在想考博士了。为什么?为了自己的一份执著,对感情的执著。我要考我喜欢的那个人的专业,想以后即使不在一起,我和他从事相同的专业,也有个念头。呵呵,是不是挺傻的?我的硕士专业和要考的博士专业大相径庭,所以,对我来说也许是从小到大最大的一个挑战吧。但是我会去做,也许不在乎结果,只是为自己的执著画上一个句号。有时感觉自己就像《暗算》里的黄依依,不是为了破译光密而破译光密。
看了大家的考博经历后,知道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的事情,不是我什么浪漫的什么感情执著的游戏,而是真的要付出那么多,更何况我这个非本专业的学生。
但是,不管有多难,我会去尝试,并且会尽我所能去尝试的---------,还是为了那份感情。嗯,傻。
我也是这么辛辛苦苦的考研的.仿佛就像自己的经历,那时幼稚,不懂得找导师,头一吭死学,好苦好累,但坚持下来,现在我研究生快毕业了,工作又很难找,郁闷啊
没什么!你不管怎么说,还有一科是40多分,被抓了把柄!我上了分数线,英语70,其他两科均为68,复试过后仍然被废!也难过过,痛苦过!这些都不要紧,要紧的是重新选择一个好导师!此地不留人,自有留人处!
mrzml wrote:
朋友,从头到尾看了你的文章,很是感动,被真实感动!
我不仅要问,考博真的要和导师联系吗?


应该联系吧

主动是有必要的
什么呀,你的学习态度不过是个考试的投机分子而已,像你这样的“考生”多的数不过来,你有什么出彩的地方?哈医大又凭什么要你?
仔细想想博士这一概念,意味着博学多识。问问自己够不够博士的资格。好好读书,端正心态,别一失败就把所有的怨气都放在“社会问题”上。
感动,很真实,我们是同一年考的,就像昨天发生一样,考试那天下起了沙尘暴,我还记得去考场的路上问自己,是不是为了一个注定的结果而努力呢?成绩下来,英语70,其他分别是89和77,依然不能逃脱被刷的命运,人的一生不要问天去要公平,如果你还期待公平,只能说明你不成熟,近一年来我几乎每一天都关注着这个论坛,也许是自己心里还有留恋,和对那段日子的怀念,什么都会过去的,我们会原谅一切不公,但是不应该忘记。那些充实而疲惫的日子。
选导师真的要很慎重才行!
今年我也是考博大军中的一员,药理专业,也许是机缘巧合,我碰到了一个很好的导师。考前,我按照招生简章上提供的那位导师的电子信箱,发了一封简短的电邮附个人简介,即告知我要考他的博士生。之前我也听朋友说过,报考的导师很少会有给学生回信的,因为都是“大忙人”。本来,写这封电邮我不指望对方给我回信,看到也就可以了。可是,几天后,报考的导师回信了,简短的几句话,希望我好好完成现在的毕业课题,并祝我成功!

接着,考试成绩下来后,我随即发了一封信告知我的成绩,留了我的联系电话。第二天,他打电话给我了,简单的了解了一些我现在的学习情况,并说分数线出来通知他一声。

几天后,分数线下来了,我的英语差几分没有上线,专业课还行。当天中午,我写电邮告知了我的情况,我写道“很抱歉今年因为英语没有上线,希望明年还有机会报考您的博士生”,当时的心情有些低落。傍晚时候,导师打电话给我了,又聊了一些,他问我:如果明年还打算读他博士,可以毕业后先到他实验室先做着课题,顺便备考明年的,生活方面他负责帮我安排,问我愿不愿意。最后嘱咐保持联系。

后来心情也好了很多。这就是我的一些经历。

这位导师不仅学术水平很好,也很善于培养学生,然而更不能想到的是他对一个报考他博士生的一个素昧平生的学生仍如此亲切和关心。我有理由相信我的选择没有错,跟着一位学术造诣高,且平易近人、善于发掘人才培养人才的导师,你将会受益终身。联想到目前国内浮躁的学术界,一个博导可以带几十个学生,连他们的姓名都难以分清的今日中国,更联想到我现在的导师也是身在异地,对我的课题不闻不问,只管收要文章,不肯多投入一点经费,更没有半点报酬。能遇见这样一位导师确实很难得。

选导师我的一些体会:
1.不一定非名校不去,有的人认为一定得去顶尖的科研院所才好,顶尖的科研院所不一定都是很好的导师。但尽量选一个在你中意的学科领域,有卓越学术地位和造诣的导师,这个可以看他所在单位的学科是否是国家重点学科,另外他本人有无学术兼职之类,比如某某杂志主编,某某学会会员理事等.还可以看他发表的文章档次。
2.四处挂名搞兼职的导师不要报,有的导师同时挂名管理数个科研单位,本校一名特聘教授在这边找了30、40个研究生,原供职单位那边也是全职,也带了20、30人,很多学生得不到应有的指导,科研工作几乎是学生各自为战,相当多的工作缺乏基本的讨论及论证。
3.不要一味迷信“海龟”,现在很多单位的博导都是近期从海外回来的学者。一定不要迷信他们,有的人是很不错的研究人员,可不一定是很好的老师。至于是不是合适自己,主要查一查他的研究背景和经历,看看和自己的研究兴趣对不对得上。

考博不是考上了就万事大吉,就是名副其实的博士了;还要考虑到博士期间以及今后的工作与发展。要想真正在博士阶段有所作为,选择一个好的老师是关键。就像古代学武之人拜师学艺一样,今天我们考博也是如此,要想学得真功夫,除了个人修为,有什么样的师父也很重要。

今天,虽然我没能如愿考上,但是更值得高兴的是我遇到了一位好的老师;经过个人努力和修炼,相信明年一定能够成功!
mullergw edited on 2007-01-03 20:25 举报
楼主跟我的经历差不多,但是应该看到大多数都是公平的,起码可以考一个公平的学校或者研究所。学校一般难说,但是研究所来说是公平的。觉得主要是导师想要做的研究方向需要具有某方面基础的学生。如果导师是做动物方面的,当然不会要学植物的硕士。而且俄语现在做课题很麻烦,导师不会愿意要。
读了楼主的帖子,心潮翻滚!!
我是在考研调剂的时候去了两趟哈医大,我忘了与学校一路之隔的是“附一”还是“附二”了,反正很大,我在那里面的一个家庭旅馆住的,很便宜,环境也不错。单人间15,双人间10块,有电视。
那时候哈医大网上都是显示有临床专业的空缺,可是我们去了,门儿都没有,一个临床名额也不给我们。只有基础,并且是自费,学费9000(前一年还7000),没有补助。我心里那个郁闷,觉得这个学校太狠!但还是窝窝囊囊选了一个“免疫”。
很幸运,我在那里遇到了改变了我生活轨迹的人,也是我后来的研究生同学,在离开哈医后她告诉了我一个学校有骨科专业空缺。很幸运啊,我现在学了骨科,尽管学校比哈医差一点,但是我很知足,没有学费,有补助。还有就是在哈医面试的时候,我动了个小心眼,没有把自己的试卷等那些调剂相关东西的交给研招办,一念之间啊!!!
在哈医大那段日子不堪回首,面试结束了,我哪里都没有去转,收拾行装就走,什么中央大街,松花江畔……,都没去,我只想离开!!
一念之间,一个偶遇的人,生活轨迹瞬间改变!!
同情楼主,今年有意博一把!我坚信生活是美好的,付出终有回报,善有善果,恶有恶报,让那些所谓的不公平扼杀在人民的唾骂中吧!
mixley wrote:
人的一生不要问天去要公平,如果你还期待公平,只能说明你不成熟,什么都会过去的,我们会原谅一切不公,但是不应该忘记。那些充实而疲惫的日子。


节选了楼主的话,挺有哲理的,付出总有回报的,让我们共同努力!

Copyright 2000-2012 DXY All Rights Reserved.
浙B2-20070219(含BBS) (浙)-经营性-2007-0003 浙卫网审(2006)12号

返回顶部



引文来源  【原创】我的考博历程 - 考博与博后交流版 -丁香园论坛
  评论这张
 
阅读(5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